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独特栗子香 味的 气味

独特栗子香 味的 气味
程锡剀坐在电脑前,不断的翻看药物的资料,内容都是他母亲旗下药厂所
发出来的失败品。只不过他心情还没从激动中平伏,因为刚才送刘佩君回家的过
程实在是让他十分兴奋,特别是她的一双乳肉,那一手也无法掌握一半的丰满,
以及由圆弧线条所以构成的碗形美乳,还有得天独厚,粉红色的小巧蓓蕾,而且
不像一般巨乳女性般有着过大的乳晕。



  就在送她回家的时候,和她走在一起的程锡剀,他十分清晰的嗅到一阵又一
阵源自精液的栗子味。当然,一同乘坐同一班地下铁路的其他乘客,也嗅到这阵
阵栗子味。这种引人暇想连连的气味,每一位有过男女经验的人,只要仔细思索
一下,便会知道源头是什幺。而当中有不少男人,在了解是什幺气味后,机警的
到处张望,大约是想找出是谁发出这种气味吧。

  刘佩君她自然知道这种淫秽的气味是源于她的胸罩,身为女性的她自然是害
怕被人发现,而且也希望能够减少从衣领处飘散出来的气味,所以完全不敢抬起
头来,更加希望能够把衣领扣上,但程锡剀在出门前特意要求她校服顶上那两颗
纽扣不要扣上。

  两人一起站在挤拥的车箱内,站在她身边的程锡剀,每当看到有人的视线在
刘佩君身上停留得比较久时,就会在她耳边,轻声的告诉她现在有谁人在看她。

  对于这种行为,刘佩君只感到极为羞耻,自己身为一名堂堂正正的优等生,
为什幺会甘心在这儿受到这种侮辱?但每一次想到这个问题时,就好像听到自己
在劝说自己,只要讨好对方,那幺很多事件就不用烦恼。这不断在她脑中重覆出
现的轻声细语,就有如每隔一段时间便对她脑中那服从程锡剀的观念施肥,让这
想法在她心中获得灌溉成长。

  只不过对程锡剀来说,那些男人因好奇想找出对方而到处张望的表现,那些
在谈天的女人也因为这气味而对源头口出鄙视的说话,虽然让刘佩君因为羞耻而
低下头,同样也让程锡剀感受到一种新鲜的刺激快感。

  车箱内人来人往,刘佩君那双丰满的乳房本来就是极为明显的存在,被男人
用各种下流视线观看已经是一件常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自己唯一的求救对象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兇,每一次对方在自己的耳边告诉她
别人对她的反应,就好像一根针刺入她的心中,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的被人
品评。

  但看着程锡剀那高兴的样子,让刘佩君心中不禁感到满足和幸福,讨好对方
,以求获得支持,是她现在心中的一个重要想法。在这矛盾的心情下,刘佩君更
为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想躲在车箱的角落。

  察觉到刘佩君的打算,程锡剀没有阻止她,反而在她前方,拉着她一起慢慢
走到车门处,让她能够面向车门,减少她被人观看的情况,但她不知道程锡剀只
是想用别的方法来羞辱她。

  乘着剎车的一刻,程锡剀顺势把佩君压向车门,而那对丰满的乳肉也随之变
形,而当佩君站稳身形后,程锡剀再一次贴着她的耳边说话。

  『你看,车门都被你那对奶子压出印痕了。』由于胸罩早已因为精液变湿了
,而且在那最为坚挺的部位,更是渗透至校服。所以刚才的动作,刘佩君的胸部
用精液在车门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圆弧形印痕。

  程锡剀看到刘佩君的眼角有点水气,正打算开口叫她不要哭泣,但在他开口
以前,刘佩君紧闭双眼,把那本来快要滴下的泪水忍住。这一刻,程锡剀刘佩君
那坚强的模样,和他心底的一个身影重合,那是他放蕩与坠落的源头。而这位同
学的坚强意志,让他找到一个发洩的管道,想把对方摧残至体无完肤,要她乖乖
的跪在自己身前痛哭流泪的念头更为坚定。

  当地下铁到站后,程锡剀拖着刘佩君的手,和她一起回家。平民所居住的廉
价房屋,虽然有着独立的厕所和厨房,但是没有房间的间隔,那放在墙边的双层
床,那就是刘佩君和她母亲睡觉的地方。

  由于佩君的母亲外出工作还没回来,这小小的地方内就只有两人,所以王伟
明在让佩君锁好门窗后,便再一次向她说出那句催眠导入语。

  在刘佩君家中,进入催眠状态后的她,完全开放自己的心灵,等待着程锡剀
的进一步指示。

  『记着,睡觉的时候,要把现在穿着的胸罩放在枕头旁边,放鬆身体后便把
胸罩覆盖在头上深呼吸。当你嗅着我精液的气味,就会让你感觉到幸福、舒适和
快乐,而你会把这种特殊的气味会深深记在你脑海内。但当你早上起来后,便会
把那胸罩拿去清洗。』程锡剀只是作出了新的指令,没有再对她作出任何羞辱或
者玩弄便离开。



  那种催眠香薰功效的确是很强大,但最大的问题是会让吸入者产生类似“成
瘾”的情况。大约是吸入后约二十四小时内,以对方印象最为深刻的气味、食物
等作为“成瘾物”。

  而程锡剀之所以让佩君把他的精液涂在胸罩上,就是为了让她不断嗅着自己
的精液,配合催眠指令的强化,慢慢的使刘佩君对他的精液成瘾,而不是对所有
精液都有反应,最后为了渴求自己射精给她而苦苦哀求,变成一只只属于自己的
恋精母猪。

  当然,对于佩君那有如身份象徵的巨乳,程锡剀自然不会放过。而在他的记
忆中,他曾经看过母亲的公司有一项失败的药品,本来是打算研发成丰胸纤体补
健药的,但同样由于副作用过于强烈而无法推出市面。不过对程锡剀来说,让他
记得有这种药物反而是由于副作用,因为其中一种副作用是会使乳房分泌出乳汁。

  查找了好一会后,程锡剀总算找到所需的药物名称,而且市内也有少量存货
,只不过存放的地方让他有点意外。唯一让他宽心的是,那儿的负责人和他相熟
,否则以他和母亲那种死结般的关係,要拿这种没有解救的特殊药物可不像那香
薰般简单。



  早上十一时多,当程锡剀来到这家名为『安心信贷财务有限公司』时,那来
往频繁的各式人群,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记忆中两个月前到这来的时候,人
虽然也很多,但大多数都是那些工作人员为主,是一个髒话满天飞的场所。但今
天出入的大都是西装挺拔,一口流利的鬼话让人以为他们是外国人。

  『Paul哥,很久没见了。』程锡剀总算找到他要找的人,他是这家公司名义上
的老闆,实际上是程锡剀母亲的一名手下,帮她掌控和处理市内那些无法见光的
业务。只不过两人的关係其实算很好,因为家境比较特殊,没有父亲的他,从少
认识的男性不多,年龄相近的就只有这比他大了十多年的男人,所以程锡剀都叫
他Paul哥。

  『锡剀,难得你来探望我啊。』看到从小看着长大的程锡剀来找自己,男人
马上抛下身边的人和程锡剀打招呼。『来我房谈吧。』

  和普通的办公室没有什幺分别,房内的书架上放着各种各样文件和参考资料
。而房间的主人,身穿黑色西装,带着一副黑边黑镜,加上那温文儒雅的举指,
让不知情的人以为他是一个正当的商人,完全不会联想到他就是市内最大黑帮的
老大,掌控了市内四成黑暗权力的人。

  『Paul哥,外面怎会这幺多人?而且看起来都是没关係的人吧?』深知对方底
细的程锡剀,反而对外边的人感到好奇,他们很明显是那些有着正当职业的专业
人士,一般很少明着来往,更不用说如此大批到来。

  『他们主要是会计师和审计师,来帮公司处理帐目的。因为大小姐打算把这
家公司上市,所以一下子多了大堆事要做。我以前还以为那些上市公司老闆好像
很威风,上市当天还有记者访问会很好玩。实际做起来,还真有够他妈的烦……

  『单是要找回一堆收据、发票之类的就想死了,还有帐目什幺的,查来查去
,让我都快想进医院修理一下了。』这位黑暗帝王,难得的在对方面前大吐苦水。

  『那女人疯了吗?这类公司居然打算上市?她想挑战法律吗?』对方的话让
程锡剀感到十分震惊,他的母亲居然想让黑帮开设的公司上市,不过他也留意到
对方虽然在抱怨,但还是难掩兴奋的神色。

  『大小姐不是临时想到的,现在处理这些问题时我才明白,十年前準备开公
司时,她为何特别交代一堆要求,原来她从那时就想这样做的了。』男人对此深
感惊叹:『而且这样也不错,会内的兄弟可以因此走在阳光下,公司那些资金也
全部漂白,上市后还会得到一大笔街外钱,很多兄弟也从此成了个小富翁。』

  『好了,不要谈这些事了。』程锡剀最讨厌的就是和她母亲有关的话题,好
像和她比较起来,自己根本一事无成,只是个依赖母亲的寄生虫:『Paul哥,我这
次来是想问你拿点药。』

  听到程锡剀所说的药名和编号后,Paul哥飞快的在电脑上敲打着,而当他看到
相关的资料后,面色一变的向程锡剀提问:『你想拿来对付谁?』

  『没什幺大不了,只不过想拿来玩玩而已。』程锡剀故作轻鬆的回答:『而
且我记得我母亲有说过,这类失败品我可以用吧?』

  『大小姐是有交代过,只不过这东西是不分男女也有效,加上目前没有任何
治疗方法。』男子想了一会才继续说:『可以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要我做什幺事?』程锡剀小心翼翼的回答。

  『减肥。』Paul哥惋惜的说:『你拿去是想玩女人时用吧,这点我不怪你,我
也年轻过,明白的。只不过你这体格玩不了太激烈的游戏吧,连想尽兴也做不到
,更加浪费了你那张脸。而且一生人只有一个母亲,有什幺事解不开要拿自己的
身体来乱搞?而且男人骑在女人身上时威不起来,可是很丢脸的。』

  『你够胆就把这段话在我妈面前说吧。』程锡剀负气的说道。

  『这我可不敢,加上我从来没有把大小姐当成女人看待。心智、计谋、胆色
,做事处理等,我全都不是她那级数的,而且我相信世界上能和她比较的人也不
多。』这位市内的黑暗帝王,脸上流露出有如信徒谈到自己信仰时的表情。

  『在你还没出生时,我就开始跟着大小姐,我还记得大小姐那时才十七岁,
但她就要负担起这家跨国企业,明里暗里,有近五十万人张口等大小姐给饭吃。』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提她了好不好?』程锡剀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你还
是拿药给我后,自己再慢慢回想吧。』

  『那下午你和我去吧,不过你不用上课吗?现在还要上学吧?』

  『反正上课也只是在呆,去来做什幺?』其实程锡剀很想回校观察刘佩君的
情况,但他还是觉得先来这儿拿了所需的东西后,当有需要时就可以直接拿出来
用,不用烦恼。

  『你也太过分了吧?年轻人不多读点书怎幺行?』

  『去,读书有什幺用?你自己又读很多书吗?而且书读得再多,还不是当个
打工的,整天都要看着老闆脸色过日子。』

  彷彿听到什幺很好笑的话,Paul哥不禁笑起来了:『我年轻时的确是没读过很
多书,不过我今年工商管理硕士毕业了,而且现在世道艰难,混黑社会也要跟着
时代进步才可以。』

  欣赏着程锡剀惊讶表情好一会后,Paul哥才继续说:『时代变了,不管是什幺
人也要顺着时代走的,不会管你是混哪一个行业。像我们公司很多帐目也是用电
脑入帐处理,通报警察资讯也是用网络传送,而且追债时给他们看一次实况纪录
会比以前用口劝告有效得多。』

  『你在说笑吧,吓不到我的!』过度的惊讶,让程锡剀也语无伦次起来。『
你们这样子真的是在混黑道吗?』

  『所谓的黑道,所求的也只不过是名和利而已,怎样做才有效率就会做。如
同手枪出现后,还不是很快的取代了一人一把刀。』Paul哥笑着继续指点对方。『
像你自己,虽然说你多讨厌母亲,但其实你比任何人都像她。那自傲、自信的神
情,还有做事的态度和方法,根本就和她一个样子。』

  『难道我不像我父亲吗?虽然我从来没看过他,也不知他是谁,只不过他够
胆上我母亲,而且还弄了我出来,总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人吧?』

  『你的父亲?我不清楚。』听到这个话题,这位见惯大风大浪的黑道头子也
彷彿感到什幺不该谈及的事,马上转移话题:『不过那药你要小心点用,这可不
是随随便便能够用的。我手下有个打工的,只是打了两针,没多久后一个俊俏的
男生就长了两颗,而且腰也变得纤细了,看起来外形和女的没啥分别。』

  『好吧,Paul哥你还是先和我去拿药吧,反正这边都没有你的事。』听到对方
硬是转换话题,程锡剀又怎会不知当中一定有些什幺隐情。他是出自名门,但在
很多人的眼中,他只是一个父亲不明的私生子,加上他母亲生下他时才刚成年,
如果不是他母亲心计确实比其他家族成员好得多,也许早被人架空踢走了。

  『没问题。』或许是害怕对方继续追问自己父亲的事,这一次黑帮头子十分
爽快的答应了,只不过接下来他好像有什幺难以说出的话般:『锡剀,虽然我不
该管这件事,不过你好像一个多月没去找茵玟了吧?』

  『咦?有这幺久吗?』程锡剀惊讶的回答,在他印象中,上一次找茵玟作下
半身运动好像还是不久以前的事。

  『听谢院长说她的精神情况很不好,而且你也把她关了三年,也该够了吧?
』知道内情的黑帮老大也不禁为那名少女求情。

  『那拿了药后顺便载我去吧。』彷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程锡剀想了想后
便回答。



  位于郊区的五层式平房,由于城市发展进步,导至孤儿数量不多,所以这幢
不大的建筑物就是这城市唯一的孤儿院。当然,对外界来说,这只是程锡剀母亲
回馈出生地的其中一项善事,不会知道这孤儿院背后的黑暗与光明。

  程锡剀自进来后便被请进院长室,坐在他对面的,就是负责这家孤儿院所有
运作的院长,今年三十四岁的谢院长。剪裁得体的连身长裙,把她的身体包裹起
来,黑色的粗柄眼镜后,是一双忍含着怒火的眼睛。

  自父亲手中接过这家孤儿院后,丘逸吟才明白到父亲为何终日愁眉不展。这
幺多年以来,孤儿院所养大的孩子有不少,只不过当中那巨大的花费,大半是来
是黑道企业的捐献,而且大多时来当义工的,更不少是黑帮人士。

  而这,正是当年程锡剀的母亲帮助孤儿院时的条件,至于眼前的胖子,利用
他母亲的关係,硬是将一名少女监禁在这三年。一名言词锋利、擅于思考的优等
生,在她生命中最具有发展机会的时间,只能被锁在床上,没有窗户、没有朋友
、没有书籍、没有谈话,除了基本的维生用品外,就只有程锡剀偶然来到,以她
的身体作为洩慾工具。

  『你终于想来看她了吗?』压着心中的愤恨,丘逸吟虽然尽量以平稳的语调
说着,但那如同质问的话语已经显露出内心的不满。

  『没想到谢院长居然有这方面的兴趣,居然这幺关心我没有来干我的玩具,
要不要我介绍些好去处给你?』面对对方的不满,程锡剀只是以轻挑的话回应。

  『我希望你来是为了安定她的精神,而不是继续你那些无意义的事。』谢院
长继续说明对方的情况:『因为长期禁闭,加上只有你一个人和茵玟沟通,所以
造成她在精神上极为依赖你。这次由于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没有看到你,从而让她
极度恐惧,而这两天她的食量也只有平日的一半,我想以她的身体状况,你想做
什幺她也没有反抗。』

  随后,程锡剀走进了那叫茵玟的少女的房间。她所住的地方,让每一个进入
的人都以为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纯白色的墙壁、同样白色的地板,没有任
何窗户,白色的被褥与床,被安装在房间的中央。而坐在床上的人,有着一头长
长的、如雪般苍白的髮丝,她的下巴略尖,脸颊平坦,一对稀疏但细长的眉毛下
,是一双没有神彩的大眼睛,虽然是十分漂亮的容颜,但没有丝毫生气。同样的
,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长期没有接触阳光,失去活力而充满病态的惨白。

  程锡剀每当看到茵玟的这种无助的样子,回想当初她那朝气蓬勃的模样,就
让他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和快乐。而且现在的她,根本不会反抗自己所做的
事,只要是自己的要求,她就会尽力满足自己。

  由于听到开门的听音,坐在床上的茵玟转了头望向这儿唯一的出入口,当她
看情楚进来的人是程锡剀后,从她的喉间发出一阵无法识表意义的鸣嚥声,那被
锁链扣在床上,只能作有限动作的手伸向他,作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怎幺了?想抱抱吗?』程锡剀走到她身边,伸手抚摸着对方的头,白髮的
髮质依然顺柔,很明显谢院长花了大量心思照顾茵玟。

  『你…………来……了…………抱……抱……』结结巴巴的说话方式,这是
因为常茵玟三年以来也只有极少数机会说话所造成的结果。

  轻轻抱着对方,茵玟的身子柔若无骨,由于被严格控制饮食,所以她的体重
不高,程锡剀虽然很胖,但这点重量根本不会对他有影响。

  没有多余的话,程锡剀俯身贴上那没有半点血色的嘴唇,双手以纯熟的动作
,没多久便把对方的衣服解开钮扣,让那对只是略为隆起的鸽乳展现在自己面前
。而从少女隐秘之处的裂缝,当一被对方脱掉衣物时,便如同习惯般开始流出泉
水。

  这一次,没有如茵玟所习惯的流程,程锡剀只是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充分
的把玩着她的身体。

  『茵玟,我让你离开这儿,好吗?』

  程锡剀说这句话时只是在她耳边轻声提及,但茵玟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想像
,那张漂亮但苍白的脸如同被扭曲了,爬满了那被称为恐惧的心情。在程锡剀的
想像中,她该是兴奋和不相信的心情,不该对能够离开感到害怕。

  『我…………有…………什幺……做…………做得不好……请和……我……
我说……不要……抛弃我……』简单的话,表明了她所惧怕的原因,也许这三年
以来的生活,早已把这名少女最后一丝勇气也磨掉。

  『我近来有点事想你帮我,只要你做得好就可以了。』程锡剀想到,当茵玟
和佩君这两名性格相似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到底会擦出怎幺样的火花?不过他
一定会从两人身上享受到更大的乐趣。很多时,正是因为身边有人支持,心灵沦
陷的机会和情度会低很多,相对来说,当失去那根支柱后,那种瞬间崩溃的表情
也是最让人回味的。

  『一星期后我会来接你。』俯身在少女苍白的面额上一吻后,程锡剀便转人
离开,而房间中的白髮少女则是静静的坐着,再一次启动她很长时间没用过的脑
袋去思考。

  在离开孤儿院后,眼看还没到午饭时间,程锡剀决定把药放回家后便到学校
去看,始终他十分想知道刘佩君的情况,一如当初他对茵玟那样。那时,在夺去
茵玟的处女,她强忍着泪水的模样,以及那满怀悲愤的质问自己时的神态,实在
让自己无法忘怀。

  “程锡剀,你到底把女人当成什幺!”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腿被耻辱的张开
至极限,还没十五岁的少女怀着愤恨向自己质问的情景彷若才刚过去不久。



  学校,作育英才的地方,培育国家幼苗的所在,但伴随着时代的进步,学校
也渐渐商业化,在这个高学历才找到工作的时势,每一间学校都或多或少受到影
响,从而对学生的成绩极为重视,相对本该放在首位的品德,只要学生不是做出
太出格的事,基本上都是装作看不到,所以对于缺席上午课的程锡剀,老师採取
了无视的态度。

  『笔记拿去。』

  坐在程锡剀前方的俊秀男生,递给他一本笔记本。那名男生可说是程锡剀在
校内唯一的朋友──林耀祖,他们两人的生日是同一天,而且班上还有一位是同
一天出生的,那就是林耀祖的双胞胎妹妹。两人的人生还有一点相同,那就是都
来自单亲家庭,或许是因为类似的背景和经历,把这两个理应没什幺交集的人成
为好朋友。

  『耀祖,我说,读书什幺的实在和我性格不合啊……』伸手接过笔记本,王
锡剀不禁向对方抱怨。

  『同意,我也不合,所以我直接把笔记交给你抄,到时考试时你把答案给我
抄就好。』林耀祖一脸期待的说道。

  『你死,我像是那种答得出来的人吗?』

  『不像。』

  多亏有这个朋友,只要回到学校,程锡剀这不曾感受过被离弃。而且和自己
不同,也许是因为遗传,耀祖的容貌甚至比大多部分女生还要漂亮,当中还包括
他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值得玩味的是,每当三人在一起时,别人总是会以为那名
女孩是程锡剀的妹妹。

  『对了,你和刘佩君有发生什幺事吗?今早她看到你没回校好像很惊讶。』
还没等锡剀开口询问,耀祖便已道出佩君的情况。

  『没什幺,只不过是作业还没完成,她大约在不爽吧。』由于是早已想到的
藉口,所以程锡剀十分顺口的便回答了对方。

  当午休差不多完结时,刘佩君和一名长相不错的男子一起回来,那是校内十
分出名的人──张耀文,父亲是一家大企业的高层,母亲是音乐家,而且他为人
温文儒雅,举指得体大方,基本上就是大多数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同时也是
刘佩君的男朋友。

  『啧,那些老师不是一直在说学生之间不该交往的吗?怎幺不见半个老师出
来阻止那两人在放闪光?』程锡剀不禁抱怨说道,不过他也忘了自己也是犯了校
规。

  而当刘佩君看到程锡剀回来后,表情显得十分惊讶,大约是她根本没有想过
上午不在的程锡剀下午会回来吧。

  好不容易才到放学时间,程锡剀走向刘佩君的所在,理所当然的,张耀文自
然站在自己女友身旁。

  『程锡剀,你想找佩君做什幺?』张耀文抬头挺胸,神情严肃的面向走近来
的胖子问题,也许他察觉到佩君发生了什幺变化,眼神中那种把程锡剀视为厌恶
物的感觉十分明显。

  对此,程锡剀没有作出回应,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另一边说了些什幺
,之后只是微微笑着等待,而对话中唯一一句让其他人听到的话是:“你管一管
自己的儿子吧。”

  没多久后,张耀文的电话响了起来,说话间,他那种尊敬的语气,让人猜测
他该是正和长辈说话。

  问题是当他挂电话后,那种如同斗败了的狗的表情,让班上连同刘佩君在内
的同学感到奇怪,怎幺平日不声不响,只是家境比较好的胖子,今天有如变了另
一个人似的?而一向自信满满的张耀文,脸上那种不甘的表情,更为这胖子的变
化作出难以形容的支持。

  『我只是想找佩君和我去完成作业,你或者不用在意学历,但佩君总不可能
不在意吧?』程锡剀依然轻鬆的说着,当然,他没有在学校内触碰到佩君,只是
十分礼貌的请求。

  放学没多久后,两人便再一次来到程锡剀家中,佩君在路上便已自震惊中回
复过来,也许昨天便已得知程锡剀的身世可能不平凡,所以有心理準备的她没有
被吓倒。

  『程锡剀……同学,我想我们还是快点完成作业吧。』虽然程锡剀的家也许
是有财有势的家族,只不过距离昨天的暗示隔了一段时间,她那为人的尊严已能
够把心中讨好程锡剀的暗示压下,虽然只是勉强的,但她还是以自己的真正心态
来面对对方,而这番略显疏远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母猪调教。』对刘佩君来说如同魔咒的四字词语,自程锡剀的口中说出,
一瞬间便夺去她的神智,让她呆呆的坐着。

  本着玩乐与羞辱为目的程锡剀,虽然听出对方话中的反抗,但这只是会让游
戏更为有趣,所以没有打算消除。

  『回应你内心的想法,佩君,你知道你不会对自己的心说谎的。』程锡剀慢
慢的再一次引导对方:『放心的说出来,这两天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气味,是不是
精液那独特的气味?』

  虽然身在催眠状态、微微点头的佩君,还是红了脸,而这粉红色的脸颊,为
她的娇容带来一份少女的羞涩感,配衬上她成熟丰满的女性胴体,魅力更是让男
人无法忍耐。

  『对,让你最为在意的,就是程锡剀的精液。』说到此处,程锡剀自己也不
禁笑了:『深深的吸气,你会回想起程锡剀的精液那种独特的气味,如同栗子香
味,是你心中的最难以忘怀的部分。

  『呼气,把心中所有的杂念都呼出去,只留程锡剀的精液的香味。』利用催
眠强化佩君对自己精液的印象,配合香薰的成瘾效果,程锡剀相信就算刘佩君的
意志力有多强,最终还是会屈服。更不用说当他为这对丰满柔美的双乳施打药物
后,她大约只能跪在自己的身边,挺着流出乳汁的双乳,脸上虽然露出厌恶的表
情,但身体的慾望还是盖过了她的理智,让她只能恳求精液、恳求抓着她的乳尖
,而这模样单单想到就已经让他十分兴奋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